【 .】,精彩免费!

夜殇微笑的看着她,“怎么?想家了?”

“废话,如果的家人朋友都在医院里躺着,会不记挂他们吗?”

也真是够了,这一个星期,他把自己的手机收了,不让自己跟外面联系,让她无法掌握外公和妈妈、弟弟的近况,当然还有叶子的近况。

虽然夜殇言辞凿凿的保证,要是外公等人有什么突发的事,他一定会收到确切的信息,然后转发给她。

蓝草不知道他的自信从哪里来。

因为她整天跟他在一起,并没有发现他接电话,也不见他有打电话的举动,更不见他抱着电脑上网,那么,他又是从哪里得到外公等人的近况的呢?

夜殇有些心疼的抚摸她瘦削的脸蛋,“相信我,回到医院后,会看到惊喜的。”

“惊喜?什么惊喜?”

夜殇神秘一笑,“心想事成的惊喜。”

蓝草无语了,“夜殇,那么聪明的,怎么也跟一个七十高龄的老太婆一样的幼稚?”

夜殇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嘘,别总把老太婆挂在嘴边,要是被明镜知道了,就麻烦了。”

碎花短裙美少女小清新纯美照片

“那说,到底什么时候回去?”蓝草跪在床上,气汹汹的瞪着眼前人。

夜殇轻笑,“好了,先起床跟我去熬药就好。”

“又是催孕的药?”蓝草哀嚎了一声。

下一秒,她抓住男人的衣领,质问,“夜殇,相信我吗?”

“当然,是我的老婆嘛。”

蓝草翻了个白眼,“别老婆老婆的喊了好吗?明镜女士现在又不在现场,还怕她听见我和吵架吗?”

看到她较真的小表情,夜殇哑然一笑,“好了,我们别在这里消磨时间了,时间就是金钱,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必须做的。”

“必须做的事?”蓝草想来想去,又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往生孩子上去了。

“咚咚咚。”房间的门被敲响。

夜殇挑了挑眉,“一定是明镜催促我们出去劳动种花了。”

蓝草嗤笑了一声,“不一定是明镜,我想应该是阿雅送催孕汤来了。”

果然,她的敏锐力还是不错的。

门外,阿雅手里捧着托盘,还是那副面无表情,“蓝小姐,别误会,夜先生吩咐我帮忙熬药,已经好了,快趁热喝吧。”

看着那两碗药汁,蓝草抿了抿嘴,也不说什么,乖乖的端起就喝。

没办法,之前只要她稍稍有抗拒喝药的时刻,她就会被某人压在床上,嘴对嘴的,硬是把两碗药灌到她肚子里去。

这种暧昧的,尴尬的事就不要发生了吧。

“对了,夜先生,明小姐请现在就到她的书房一趟,单独一个人。”阿雅看着夜殇说道。

夜殇眸里闪过一丝光亮,点了点头,“好。”

看着蓝草把药喝光了,夜殇拥着她奖励了她一个深深的吻,随后扬长而去,独留下那个被吻得嘴唇红肿的女人站在那里发呆。

书房里,明镜和夜殇面对面坐着。

而在他们中间的桌面上摆放着的,正是那只水晶箱里的火凤凰。

“怎么?考虑清楚要把这玩意转让给我了吗?”夜殇似笑非笑的率先开口。

明镜没有回答他,而是笑着问,“一个星期了,和的小女朋友关系突飞猛进,不是应该要谢谢我吗?”

“当然。”蓝草微微一笑,“非常感谢收留我们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做一名花农是何等的辛苦和开心。”

“辛苦和开心?”明镜挑了挑眉,“这两个词能这么并列吗?”

“明镜女士,真好奇为什么现在还有心情跟我咬文嚼字?”

“没什么原因,只是想调节一下我们之间的气氛,因为接下来我们要谈论的事,怕是会让气氛瞬间冷冻。”

“也是。”夜殇盯着那只栩栩如生的火凤凰,双手交叉在下巴,说,“明镜小姐,无论如何,我今天是要把这个东西带走了的。”

“哦,是吗?”明镜冷笑,“打算用什么办法把它带走?”

夜殇脸色一沉,“这本来就是我可以带走的东西,但收到我邮件的,却阻挠我把东西带走。”

明镜淡淡的,“我没有阻挠带走,我只是好奇的身份是谁,所以我需要一些时间去调查,只要调查的结果证实是个可信赖的人,那么我就会放心的把火凤凰带走。”

夜殇眉梢一挑,玩味的问,“那现在调查出结果了吗?我是个怎样的人,有答案了吗?”

明镜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打量他的脸庞。

夜殇放下搁在下巴的双手,让她看得更清楚一些。

几秒钟之后,他

开口了,“怎样?是不是觉得我像谁啊?”

“认识明傲吗?”明镜徐徐的问。

“明傲?”夜殇眯起眼,“这是人的名字,还是一种什么宠物的昵称?”

明镜沉吟了一会,徐徐的说,“一个男人的名字,十九年前,他三十多岁,现在应该是五十多的壮年人了。”

“明傲?”夜殇重复着这个名字,最后坚定的摇头,“很抱歉,我不认识这个人,要是有他的照片就好了。”

“没有。”明镜很沮丧,“十几年前还有我和他的合影,但那照片在一场突发的火灾中被燃烧成灰烬了。”

“那就真是遗憾了。”夜殇耸耸肩,“就没想过凭着记忆,把他画出来吗?”

“画出来?”明镜眼睛一亮,兴奋的说,“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用这个方法呢?瞧我,整天诵经念佛的,脑子都不好使了。不行,我现在就要把他画出来,不然时间一久,我就想不起他的长相了。”

闻言,夜殇忍不住笑,“明镜老奶奶,不觉得自己很可爱吗?”

正在房间里团团转,四处找画笔画纸的老太太闻言,扫了一记眼白给他,“小伙子,我再老,也是的长辈,请尊重我,OK?”

“好,好,我尊重,那么我现在是不是把该是我的东西收回去了?”夜殇把手伸向水晶玻璃箱。

“住手!”明镜凭空丢来一本书。

夜殇躲避得快,才没被书本砸中。

他捡起那本英文书本看了看,“哦,明镜女士,也那么喜欢朱丽叶的爱情?”

“废话,女人谁不向往那种浪漫的爱情?”

“那是因为追求浪漫,而离家出走的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