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屋。

南宝衣撑着被褥坐起身,揉了揉后腰,暗暗骂了萧弈几句。

“醒了?”

罪魁祸首挑开帐幔。

他金冠玄袍,看起来然是个风神秀彻温和高雅的贵族郎君,哪还有昨夜在床帐里掐着她的腰肢、抵着她的耳朵,哑声逼问她舒不舒服的狠劲儿。

南宝衣小脸浮红,不动声色地拢了拢锦被,嘀咕:“斯文败类……”

“什么?”

“没,没什么……”

萧弈挑眉。

小姑娘看似倔强嘴硬,实际上胆小如鼠。

他倒也并不介意她骂他,轻嗤一声,拿起上襦和罗裙,在她戒备的眼神中,亲自为她更衣梳洗。

用过早膳,荷叶进来禀报:“小姐,季小娘子想见您。”

如白开水般纯净美女阳光下美好图片

“她醒了?”南宝衣净完手,笑道,“我这就去探望她。”

踏进厢房,季蓁蓁已经梳洗妥当,脸颊上敷着药膏,正坐在床榻边读书。

见她进来,季蓁蓁放下书卷起身行礼,声音嘶哑,还透着几分虚弱:“多谢小道长相救……”

“举手之劳而已,赵庆已经被杀,这世上再没有人敢打你。”南宝衣关切地扶着她坐下,“身上的伤,还疼吗?”

“我的伤并无大碍,姜神医开了药膏,容貌和嗓子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那就好。”南宝衣松了口气,“可用过早膳了?若是有什么短缺,只管与荷叶说,她会置办妥当的。”

季蓁蓁抬起眼帘,目光温柔:“小道长,我不会在南府久住的,我想见你,只是为了与你辞别。濛山书院是父亲的半生心血,如今书院无人打理,庭院荒芜,我得尽快回去。”

“这就要走了?”南宝衣迟疑,“可是你一个弱女子,将来……”

照她的意思,是希望季蓁蓁能够留在南府的。

祖母喜欢季蓁蓁,当半个孙女来养,完没有问题。

季蓁蓁莞尔一笑:“父亲读了一辈子书,平日里除了教授学生,还常常著书立说,留下很多手稿。所以我不打算再嫁人,我想在山中专心整理父亲的手稿,编撰成书,流传后世。”

南宝衣知道她是个才女。

不仅能整理季山长的手稿,她自己也能著书立说,甚至给经史子集做注解。

季蓁蓁志向如此,她再挽留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她认真道:“季小娘子出书的时候,我一定买个上千本!”

季蓁蓁被她逗笑。

她执起南宝衣的手,柔声道:“小道长,你我还是朋友,对不对?”

她的眼眸那么纯真,令南宝衣的心底柔软如春水。

怎么能不是朋友呢?

季蓁蓁,是她来到长安以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呀!女生

她郑重点头:“一辈子都是朋友!”

季蓁蓁的笑容里是满足。

她抱了抱南宝衣,想起什么又仔细问道:“对了,赵庆乃是赵太尉的私生子,为人刻薄小气,恐怕赵太尉本人也是如此。小道长是怎么杀害赵庆的?若是被赵家人发现,会不会迁怒于你?”

“放心。”南宝衣不以为意,“我本就和赵家势不两立,不怕他们迁怒。”

此时,被她们提到的赵太尉赵炳,正在翊坤宫外等候。

大宫女从殿中出来,恭声道:“皇后娘娘请太尉进去说话。”

赵太尉连声道谢。

在廊下褪去鞋袜,他暗暗掐了把大腿,才眼圈红红地进了内殿。

殿中珠帘华美,折射出早春的细碎阳光,案上燃着一炉龙涎香,蟠龙宝瓶里插着几捧秾艳娇美的牡丹。

沈姜穿浅紫色男式常服,金冠束发,正倚在书案边翻看奏章。

赵炳跪倒在地,恸哭不止:“娘娘,微臣这太尉,是没法儿当了!”

沈姜低垂睫羽,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奏章:“又怎么了?”

“微臣年轻时,曾与寒门女子有过一夜露水姻缘,不料她竟怀上了微臣的子嗣。微臣为孩子取名赵庆,这些年常常拿银钱接济。虽然是个外室子,可到底是微臣的亲骨肉,微臣是非常心疼他的。

“谁料,谁料昨夜竟然有人谋杀庆儿,还把他的头颅,丢在了微臣的门前!娘娘,微臣白发人送黑发人,微臣悲怆万分,痛不欲生啊!”

赵炳伏地大哭,泪流满面。

沈姜眉尖轻蹙。

她不耐烦地翻了一页奏章,沉声道:“这种事,拿去叫司隶定夺。吵到本宫面前,成何体统?”

“娘娘有所不知……”赵炳抹了抹眼泪,“对庆儿动手的人,正是南司隶!庆儿娶的是南司隶的好姐妹季蓁蓁,可是南司隶嫌弃庆儿配不上季蓁蓁,所以才买凶杀人!叫她定夺,她能定夺出什么?!”

“可有证据?”

“证据……”赵炳心虚,“凶手做事干脆利落,并没有留下证据。但是除了南宝衣,庆儿从未得罪过其他人,所以幕后凶手一定就是南宝衣!娘娘英明神武,求娘娘为我庆儿做主呀!”

年过四旬的太尉,又开始嚎哭起来。

沈姜被他哭得脑壳疼。

她冷眼睨向赵炳:“赵庆虐待季蓁蓁的事,早已从龙吟寺传遍长安城。本宫若是季蓁蓁的好姐妹,本宫也要杀他。赵炳,你想借本宫的刀杀人,也该掂量掂量你儿子的分量。”

赵炳愣在当场。

他对赵庆这个私生子本就没什么感情,沈姜不肯为他做主,他倒也没觉得有多么难过,只是面子上挂不住。

他眼眸微转,很快哽咽道:“庆儿之死,微臣认栽。可梧儿的事,微臣却放不下。梧儿被宁晚舟打成重伤,右手骨碎,连毛笔都握不住,已然是个残废,镇国公府却始终没有对我赵家赔礼道歉。娘娘,求您降罪镇国公府,给微臣做主呀!”

沈姜简直要笑出声。

她合上奏章,含笑望向赵炳,阴阳怪气道:“赵炳,赵太尉,你儿子调戏镇国公府的小妾,没被打死就不错了,你还好意思来告状?本宫若是你,教出那样的逆子都要羞愧死了,哪来的脸告状?”

她美貌绝伦,宛如开到荼蘼的牡丹。

可是那双丹凤眼却勾勒出锋利的气势,她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一言九鼎、不可侵犯,无愧皇后之威。

面对这样的沈皇后,赵炳汗流浃背,无言以对。

良久,他忽然梗着脖子道:“微臣确实想借娘娘的手铲除异己,可是对娘娘而言,镇国公府本就是个挡路的。铲除镇国公府,收回宁肃手里的兵权,对娘娘大有裨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