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缓缓开口,“佳琪的事,虽然暂时没有证据表明跟靠山镇有关系,但是也**不离十。”

“现在我想要您一个态度,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

姑姑反问了一句,“怎么处理?”

赵东沉声,“是的,怎么处理!”

“是想追究一笔赔偿?还是想讨一个公道?”

“赔偿的话,太多我做不到,不算后续治疗,五十万左右还是没问题的。”

姑姑吐了口气,“那公道又是怎么讨?”

赵东仰头,掷地有声道:“冤有头,债有主,自然是揪出整件事的幕后黑手,让始作俑者付出代价!”

“还靠山镇一片青山绿水,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

“同时我可以保证,有份参与迫害佳琪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一定会将他们绳之以法!”

见姑姑犹豫,赵东在她面前蹲了下去,语气也变得柔和,“姑姑,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我也知道您心疼我,怕我为难。”

“可您想过没有?”

麻花辫的森系穿纯美少女

“咱们是一家人,这件事从最开始,您就不应该瞒着我们,不应该一个人去扛!”

“连佳琪都愿意义无反顾的坚持正义,我这个表哥要是怕了,您让我将来怎么见她?”

姑姑盯着赵东问,“那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赵东攥着姑姑的手,“我考虑过,但我不在乎!”

“我只知道,家人是我不能触碰的底线,既然他们越了线,自然也别指望我会客气!”

“不是我赵东故意挡谁财路,家有家法,族有族规,大家都是成年人,触犯法律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现在制止,他们还有机会悬崖勒马!”

“要是纵容下去,整个赵家都会跟着他们万劫不复!”

“您之所以坚持,不也是为了大家么?”

“我也不指望他们理解我,日久见人心吧。”

见姑姑还在犹豫,苏菲也蹲了下来,“姑姑,您放心,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们一定支持您!”

“赵东说的对,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就应该一起扛着!”

姑姑将苏菲搂在怀里,目光中满是欣慰。

……

与此同时,族长家里气氛也有些严峻。

赵东昨天从派出所离开的时候,态度很坚决,托人带的话他也收到了!

黄志强不傻,他心里清楚,赵东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跟这件事有关系。

之所以没有挑明,估计也是在等待时机!

而今天,时机正合适!

祭祖的时候,赵家大部分长辈都会到场。

如果他是赵东,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发难!

其他方面,黄志强都已经做好了万的准备,铁板一块!

眼下唯一的担心,就是内部!

镇上的其他人,黄志强不怕,平时吃他的拿他的,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反水!

有些摸不准态度的,唯独就是赵家这一块!

就目前来说,整个赵家跟他是利益的共同体。

大部分也都表示了支持,小部分人即使有意见,在族长的压制和劝说下,也没谁敢表露不满!

现在的问题是薛佳琪,毕竟是姑姑的女儿,身上也有赵家的血脉。

黄志强担心,一旦跟赵东撕破脸,对方会不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为了以防万一,黄志强只能跟族长摊牌!

族长听完,吹胡子瞪眼道:“你说什么,佳琪出事,你是在背后设计的?”

黄志强端起酒杯喝了口,“爸,您把话别说的这么难听,什么叫我设计的?”

“我就是叫人过去,想警告她一下!”

“谁知道,小丫头性子这么烈?”

“都是亲戚,我还能叫人把她推下楼嘛?您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赵丽也在一边帮腔,略有不满道:“就是啊,爸,这事可不能怪志强!”

“你说说,薛佳琪这个小贱人,虽然不姓赵,可咱们赵家也不亏待她吧?”

“这么多年,镇上也没少接济她们娘俩!”

“可你看看,这娘俩又是怎么报答的?”

“姑姑也就算了,年纪大了,思想转不过来,人也糊涂。”

“可她薛佳琪聪明啊,但是也不能忘恩负义啊!”

“对志强的赔偿和安置不满意,提出来啊,一封信直接把咱们这事给捅到了省里!”

“现在省里已经有人专门过来下来调查,这也就是志强本事大,提前把人给拦住了。”

“她想干嘛?她想让咱们赵家万劫不复!这个没良心的,忘恩负义,有这个下场也是自找的!”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族长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你给我闭嘴!”

赵丽强硬道:“凭什么闭嘴?我就要说,她薛佳琪就是忘恩负义的,姑姑都已经答应不管这事了,偏偏她不消停!”

“她就是活该,要是醒不来也好,一辈子有人供她吃,供她喝……”

话音未落,脸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赵丽瞪眼睛,不敢置信道:“爸,你打我?你为了一个外人敢打我?”

族长质问,“佳琪是外人吗?”

“那是姑姑的女儿!”

“再说了,当年的事别人能忘,你能忘么?”

“那年出事的时候,要不是佳琪的爸爸把你护在身下,现在哪还有你?”

黄志强也训斥了一句,“丽丽,怎么跟爸说话呢?赶紧道歉!”

赵丽有所缓和,但依旧透着不满,“爸,您打我打的对,这话是不应该我来说。”

“薛老师是救了我,可咱们赵家这些年也没有亏待姑姑吧?”

“再说了,志强这么做是为了谁?为了我么?”

“他是为了整个镇上,为了赵家,为了您这个族长!”

“您也不想想,要不是志强给咱们镇上拉来这么一大笔投资,那些人哪来的工作?”

“您哪有现在这么高的威望?”

“不用出去打工,不用看人脸色,年底有分红,每月有工资,这种好事上哪去找?”

“她薛佳琪年纪而已不小了,什么道理都懂,她凭什么砸了大家的饭碗!”

族长呵斥,“你就是说破天,那也是犯了法!”

“要不是当初你瞒着我,用一个假的许可证来蒙骗我,我怎么会答应这种事?”

“佳琪做的没错,违规开采你们懂不懂?犯法的!”

“我本来就已经觉着对不起姑姑,你们……你们还……”

“我告诉你们,这件事,你们两个必须在族人面前给姑姑道歉!”

“姑姑要是原谅你们就算了,如果不原谅,那我也帮不了你们!”

黄志强冷笑,“爸,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随着他话音落下,房间里的气氛随之凝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