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贺家。

从剧组拍完戏一出来,黎梦芙就开车来到了贺振林的豪宅里。

听见车声,福伯从房间里迎了出来。

见黎梦芙下车,福伯急忙接过她手中买给贺振林夫妻二人的礼物,笑着开口,“黎小姐,你来了,老爷正跟客人在书房里下棋呢,”

黎梦芙闻言微微点头,并没有感到很意外。

因为她自知福伯口中的客人是谁。

如今已经一个星期了,想必那个人也该从戒毒所出来了。

“福伯,辛苦你了。”向福伯颔首示意,径直朝客厅走去。

贺振林夫妻结婚几十年,膝下无儿无女,至今也就认了扎西麦这个干儿子。

至于黎梦芙,在他们夫妻眼中,早就把黎梦芙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了。

因此,贺家上上下下的人对黎梦芙也是很熟悉。

见黎梦芙走进客厅,正在打扫卫生的仆人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上前打客客气气地打招呼,“梦芙小姐,你来啦,”

戴帽子短发甜美女生一袭白色长裙清新唯美写真

“嗯,”黎梦芙回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正在做饭吗?我帮你们。”

话落,将手中的包放在沙发上,动作利落地将袖子挽到肘弯,走进了厨房。

佟宛瑜也在厨房里,听见身后银铃般儿的嗓音时,手中拿着一只正在处理的小龙虾回过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佟宛瑜眸底笑容藏不住,“是小芙来了呀,来来来,快让阿姨瞧瞧瘦了没?”

黎梦芙系上小兰给她送过来的围裙,从水池边洗干净手,走到佟宛瑜近前,“阿姨,在剧组里我也是每天按时吃饭的,怎么会瘦了呢。”

“我看着你可比前几天瘦了不少啊,”佟宛瑜看着她尖巧了一圈儿的下巴,心疼道:“剧组哪能比家里呢,你又不会照顾自己,正好待会儿阿姨煲个汤给你补补身子,瞧你这黑眼圈儿……”

男人从楼上下来时,路过厨房正好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得停下脚步,透过厨房的透明玻璃向里面看去。

跟前几天比起来,她的身形确实是消瘦了不少。

身在娱乐圈儿的女明星都会想要保持一个好的身材,因此看上去比正常人瘦很多。

黎梦芙身材高挑,可体重却不到50kg,而现在的她瘦得仿佛被一阵风都能够轻轻吹走似的。

男人沉静内敛的瞳孔微缩,眉心拧了拧。

在发现女人要回头时,急忙转过了身,“贺叔叔,这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贺振林闻声停下了脚步,走到他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嘛,爱玩儿是天性,不过下次可要记得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打交道的,千万别被别人摆了道。”

男人深邃眼角余光瞥了眼落在肩头的大手,一张英俊的脸上笑容明朗,“叔叔说得对,沉舟这次给长辈们丢人了,今后不会再犯浑。”

贺振林爽朗地大笑几声,狐狸般明锐的瞳孔转瞬即逝一道精光,拉着他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

“待会儿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认识,你们年轻人总会有话聊的。”

说完,将一位仆人叫到了跟前,“小兰,跟梦芙打过电话没有?问问她几点到,要是不行的话就派司机去剧组接她一程。”

“老爷,梦芙小姐早就到了,现在和夫人在厨房呢。”

“哦?”闻言,贺振林眉头一挑。

回头望去,就见围着天蓝色围裙的黎梦芙从厨房走出来,手中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沙拉,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甜甜地唤了一声,“贺叔叔,”

见她目光朝自己看过来,男人嘴角上扬,眉眼处的疤痕随着眉头的挑动微微弯曲,“哦,陆沉舟。”他自我介绍道。

黎梦芙的呼吸窒了一下。

她面不改色地点头,对贺振林道:“叔叔,你们聊,我先去厨房帮阿姨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佟宛瑜从小就对烹饪感兴趣,尽管家里一大堆的佣人,但她还是喜欢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厨房跑。

对此,贺振林也没多说什么。

疼老婆是一点,尊重她的喜好也是一点,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贺振林点头,心情看上去十分好,“好,那我们就等你们两个大厨的拿手菜了。”

不多时,餐桌上就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可口饭菜。香气四溢的同时又赏心悦目。

贺振林见状连连夸赞,对一旁的男人道:“沉舟啊,你很长时间不来叔叔这里了,一来就赶上了这么一顿,要知道梦芙她可不轻易给别人做饭。就连我也是在每年的生日时才有幸吃上一回。”

“哦,是么?”男人精深的双眸深深眯起,向正在解围裙的女人看去。

阳光下,她的皮肤呈现透明的白皙,几缕垂落在脸颊两侧的栗色卷发平添了随性美。

听到贺振林开口,白皙的面庞染上一抹红晕,抬手将垂下的发丝别过。

黎梦芙抬头的瞬间,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和他对视,刹那间,有什么东西从她眼睛中淌了出来。

她狠狠用力掐着掌心,压下胸腔内的冲动,对他露出一个礼貌大方的微笑。

“好了,大家快别愣着了,快吃饭吧,不然就凉了。”一边的佟宛瑜恰到好处地开口。

今天贺振林心情格外好,还特意叫人从酒窖里拿了两瓶珍藏的好酒上来,两个大男人边喝边交谈。

有年轻人在场,长辈们难免谈到婚姻感情上面的事。

酒过三巡,贺振林把头扭向了一旁的男人,“沉舟啊,上次跟你爸见面的时候他还提起过你的事,说是让我帮忙看着有哪家的好姑娘,打算跟你介绍介绍,”

眯眼笑道:“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要是有的话……”

“没有。”男人言简意赅回答道。

黎梦芙抬眼看了他两秒钟。

贺振林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拾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小口,接着,目光落到正埋头剥虾仁儿的黎梦芙身上,“梦芙啊,你年纪也不小了,又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在圈子里这么多年……”

“贺叔叔,您这是嫌弃我经常到你们家蹭饭吃,想着早点儿把我撵出去呗?”

不等贺振林说完,黎梦芙就打断他的话,眼角微微弯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想的什么,哼,那也得看阿姨舍不舍得啊,对吧阿姨?”

说完,对坐在她近前的佟宛瑜撒了撒娇。

佟宛瑜没好气地翻了自家老公一眼。

贺振林刚刚想要说什么话,在座的众人心里都清楚,而黎梦芙一个玩笑话就将他的意思驳了回去。

贺振林眉头深扬,朝二人哼了一声,“我要是嫌弃你当年早就把你扔出去了,你别想着长这么大,现在还在娱乐圈儿出人头地。”

黎梦芙吐了吐舌头。

一个在贺振林夫妻面前很是正常的动作,却让餐桌对面的男人愣了下神。

瞳孔愈发的深邃。

“你再这样耗下去我看有哪个男人敢要你,”贺振林嘴里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抬手夹了一块剥好的带鱼送到了她碗中。知道她打小就喜欢吃带鱼。

黎梦芙在发现餐桌对面的男人正默不作声地抬眼看她时,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开口道:“叔叔阿姨,之前新闻上说的事情并不是绯闻,我真的已经有男朋友了,就是在酒吧的驻唱歌手,左行。”

听完她的话后,佟宛瑜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面露质疑之色,“小芙,你怎么找了那样一个人交往?”

她并不是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一个酒吧驻唱就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又怎么可能给黎梦芙一个家?

黎梦芙明白她的意思,神态自若地解释道:“叔叔阿姨,反正我有的是钱不是吗?实在不行……我就养他。就让他当个家庭妇男好了。”

作为大男子主义的贺振林听完脸色凝重几分,“一个男人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给不了你,这样的男人根本靠不住。”

他委婉地规劝,“梦芙啊,叔叔是过来人,比你见过的世面多,一个酒吧驻唱是没有多大出息的。”

黎梦芙没有表现出不高兴,漂亮的桃花眼看向餐桌对面的男人,“那在叔叔眼里什么人有出息?富二代吗?还是官二代?左行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

贺振林被阻塞地接不上话来,气地又哼了一声,“总之,你妈在天之灵也希望你找个好人家嫁了,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一番话落,气氛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黎梦芙微垂眼睑,淡笑道:“我明白叔叔的好意,但是我黎梦芙不是一个只会看外表的人。再者,我有自己的事业,也不需要靠男人来养活。”

她站起身来,自嘲地笑了笑,“毕竟是自己以前太肤浅了,看错过人,才不相信那些虚与委蛇的东西。”

简单地向贺振林夫妻解释说自己剧组里有事,便先离开了。

走后,佟宛瑜没好气地拍了贺振林一巴掌,“瞧你,怎么又提起小芙的妈妈来了,不知道是在小芙心口上撒盐吗?”

黎梦芙回到自己的车上,深吸一口气,擦干净眼角不经意间滑落的泪水,准备驱车离开。

然而——

车门嘭地一声被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当即,她的心尖一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人一城,傅先生视她如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