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回去后,卧室的门半开着,洗手间的方向有水声传来。

等了没多久,谢珊洗漱完毕。

还是昨天的那身装扮,不过脸上的妆容已经洗掉。

赵东看的一愣,挺清秀的一个小姑娘,出落的也很漂亮。

或许是家庭出身的缘故,让她身上有种很特别的英气。

很出众的气质,与昨天那副机车少女的装扮比较起来完判若两人,看着也更加顺眼。

当然了,赵东也不会去点评什么。

毕竟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不一样,他也不会拿自己的眼光和标准去要求所有人。

就拿赵晓满和谢珊来说,相似的年纪,迥然不同的家庭环境,完就是两个极端。

而且谢珊明显处于青春叛逆期,对于家里的严苛管教,已经生出了逆反心理。

要不然的话,昨晚她也不会跟一些机车少年深夜混在一起,并且沾染上一些江湖义气。

对于谢珊的家庭教育,赵东不做置评,收敛思绪道:“坐下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谢珊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一边,“东哥,你早上就吃的这个啊?”

她往桌上瞥了眼,稀饭,鸡蛋,还有几个包子,都冒着热气,可她半点胃口没有。

赵东诧异,“你不爱吃?”

谢珊苦着脸,“嗯,我想吃牛奶和三明治。”

赵东简单收拾着房间,“先把这些吃完,如果你还有胃口的话,自己再下去拿。”

谢珊转过头,打着商量道:“能不能不吃?”

赵东眉头一挑,“那这些怎么办,扔掉?”

谢珊无奈,三两口吃完,嘴上还在抱怨,“东哥,你年纪也不大,怎么吃的跟我家老爷子一样?”

赵东拿的并不多,可她还是糟蹋了不少。

他忍着脾气没开口,谢珊这都多大了,竟然还有挑食的毛病?

这要是赵晓满的话,他一准就动手教育了!

可谢珊不行,就连谢江管教的时候都不敢深说,他自然也不会去当这个恶人。

再说了,谢珊是个女孩子。

哪怕他跟谢江关系再好,有些话也不是他能说的。

而且赵东还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总觉着几个月没见,谢江有些变化,具体哪里他又说不清楚。

把妹妹塞给自己,谢江这是想干嘛?

正胡乱想着,谢珊已经开始催促。

……

电梯里。

赵东先给谢江打了个电话。

不出意外,依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赵东收起电话,“你哥没接电话,你打算怎么办?”

“我是把你送到学校,还是送回家里?”

谢珊谎称道:“学校放假,今天没人。”

“再说了,我这是离家出走,我哥没跟我认错,我现在回家算怎么回事?”

赵东也不戳破,“那你的意思是,今天就赖在我的身边了?”

谢珊仰起头,“嗯,打死也不走!”

赵东干脆道:“那行,但是我有个要求。”

“一会等在车上,没有我的话不许下来。”

谢珊点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了外面。

……

一行人准备妥当。

熊晨和老六靠在车边闲聊。

小雅姑娘也在同时退房,对于赵东身边多出来的这个小女孩,目光中多了几分诧异,但是她却半点没有多问。

冯唐随后赶到,更是半点不露端倪。

简短碰头。

赵东率先问道:“情况怎么样?”

冯唐神色如常道:“东哥,工地那边一直有人盯着,设备还在!”

“另外,天州那边发来的协查已经收到了,我这边抽调了几个人,会配合咱们的这一次行动!”

“一共两辆车,都在外面!”

“所有人已经准备好了,咱们随时可以出发!”

赵东默不作声的点头,目光瞥向酒店外面的路边。

两辆藏蓝色的商务车,车身压的很低,而且没有涂装,车身也没有显眼标志,看不出来头!

不过既然冯唐能带着人过来,应该是得到了高老板的首肯!

对于高老板的支持,赵东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老高这一次应该也是想动一动王家兄弟,又碍于某些顾忌,不方便直接插手。

如今老六这件事,麻烦不大不小,刚好合适。

足够敲打,又不会伤到筋骨。

就算真的撕破脸面,也完可以丢给天州方面!

而赵东想要一次性解决老六的麻烦,也只能去当这个马前卒!

总之,双方各取所需,不谋而合!

至于冯唐从中起到的作用,赵东暂时没时间揣摩。

最近这段时间事情很多,心思很乱。

赵东总有种落入局中的感觉,就像是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一步步的推着他,向着某个方向前进!

甩掉烦乱的心思,赵东转头道:“谢珊,你跟着我。”

“小雅姑娘,你坐老冯的车!”

“老冯,对表,现在是八点四十。”

“我们先走,你们五分钟之后跟上!”

“出发!”

……

路上。

熊晨开车,谢珊坐在副驾驶。

赵东和老六一起坐在后排。

刚刚上路,熊晨就瞥了眼后车镜,冷笑道:“东子,有人跟上来了。”

老六也回头看了烟,“东哥,应该是王景的人。”

“怎么办?”

赵东沉稳道:“不用管,他们不会找麻烦的。”

“王亚都已经把戏台搭好了,还等着咱们登台唱戏呢!”

……

另一边,天都的某处别墅。

王亚站在窗边,电话里传来声音道:“哥,姓赵的已经过来了,去了工地!”

王亚点头,“我知道了,一切按照计划。”

女人替他细心系上衬衫的纽扣,因为紧张,手有些抖。

王亚挂断电话,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别怕,我很快就回来。”

女人仰头,惊疑不定的问,“亚哥,一定要这样做么?”

王亚感叹,“你以为我喊张迅一声大哥,他就真的把我当成兄弟了?”

“天都的高老板早就已经盯上咱们了,这一次要是不把张迅拖下水,他是不会保我的,迟早会把我交出去!”

女人满脸担心,“那事情闹大之后呢?”

王亚冷笑,“那就只能看我跟姓赵的,谁的命更硬了!”

“如果我没猜错,张迅的背后应该是五公司的谢总!”

“这位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只要能把谢总请下场,什么冯老板?什么高老板?”

“通通都得给我让道!”

女人忧心忡忡,“亚哥,可我还是觉着太危险了!”

王亚嘴角上扬,“是危险,但是不搏一搏,咱们就永远都是做棋子的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