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街小巷,无人院落。

   “小宁!我来啦……”

   黄昏时分,细碎的脚步声从院落外响起,门被推了下,拴着没推动。

   “咦~?……”

   窸窸窣窣,片刻之后,低矮的院墙上,身着狼卫黑衣的小姑娘吃力的爬了上来,从院墙上跳下落入院中。

   “人呢?”

   祝满枝插着腰打量了一圈儿,院子里空空如也,不见那个白衣狐媚子的踪影。一排未开封的断玉烧摆在屋檐下,小炉熄了火,锅碗瓢盆整齐的码放在小厨房里,唯独主屋的窗户保持原样,几块破木板歪歪斜斜的钉在漏风的窗户上。

   祝满枝眨了眨眼睛,忽然一慌,前前后后的寻找起来,直到在屋里发现了包裹和配剑,还有平铺在床上的白狐裘,才轻轻松了口气。

   “还是要走了……”

   祝满枝按着腰刀站在木板床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江湖无不散的宴席,早就知道小要离开,此时除了有点舍不得,倒也没什么难受的。大不了等许公子安稳离京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去长青观找她就是了……

   抱着如此想法,祝满枝从屋里抱出了一张小板凳放在屋檐下,孤零零的坐着,用手儿撑着下巴,等着那狐媚子回来和她告别。

   认认真真的发呆,不知为何,又想起了昨天送许不令回去的场景。

   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

   那只手……

   祝满枝脸儿一红,似乎身上又古怪起来了,她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怪怪的……

   昨天晚上回去,她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脑子里是马车上的场景。最后偷偷自己揉了下,却没有那种感觉,反而把自己羞的不行……

   “还好许公子昨天昏迷不醒……”

   祝满枝小声嘀咕了会儿,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去一边,做出不在意的模样。

   约莫等了半个时辰,小院的围墙上,一道白衣倩影急匆匆的落下。

   祝满枝眼前一亮,坐直身体正要开口,却见往日波澜不惊的小宁,今天有些奇怪。头戴纬帽脚步匆匆,直接朝着屋里走去,都没注意她。

   “小宁?”

   宁清夜蹙着眉快步行走,忽然听到声音吓的摸向腰间佩剑,只可惜今天出门没带剑摸了个空。她回过神来,低头瞧去,祝满枝坐在小板凳上托着下巴正望着她。

   “满枝,你怎么在这儿?”

   宁清夜脸色很是奇怪,似乎还有点慌乱。

   祝满枝站起身来,偏着头想看看宁清夜帷帽下的脸色,宁清夜转头望向了一边。

   “小宁,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去长青观找我。”

   宁清夜心乱如麻,这地方是一刻钟都不想待了,走进屋里拿起包裹和佩剑,便准备往出走。

   祝满枝可是把宁清夜当铁姐妹的,见她这么敷衍自是不乐意,抱起狐裘跟出来,着急道:

   “你走这么急做甚,我送送你,没有狼卫牌子你不好出城,还有狐裘忘拿了……”

   宁清夜顿住脚步,看向祝满枝怀里很大一团儿的雪域白狐裘,自然又想起了那个道貌岸然的色胚。

   “我不要了,你拿去吧。”

   “啊……”

   祝满枝一愣,低头看了看白狐裘,虽然她确实很眼馋许不令送的这件漂亮狐裘,可……

   祝满枝抬起一只手,在额头上比划了一下,又在宁清夜肩膀上比划了一下,撇撇嘴很是无奈。

   宁清夜眨了眨眼睛,才想起祝满枝个儿不高,这件白狐裘拿回去只能当被子盖。

   “你帮我还给许不令。”

   祝满枝微微蹙眉,低头凑在狐裘上闻了闻,有些古怪的说道:“小宁,你是女儿家要稳重,狐裘你当被子盖了两个月,上面都是你的香味……”

   “……”

   宁清夜抿了抿嘴,抬手把白狐裘拿过来,便想着扔进水井里。

   祝满枝自是急了,连忙跑上前拉住宁清夜:“扔了做什么呀,好贵的,你就穿着嘛,许公子好心送你的……”

   “我……”

   宁清夜不是铺张浪费的性子,心里面其实也很喜欢这件白狐裘,平时出门都舍不得穿。可今天那个色胚对她……不对,和那色胚划清界限就行了,和衣服生什么气……

   宁清夜拿着白狐裘沉默了片刻,慢慢压下了心中火气,想了想,打量了祝满枝几眼:

   “满枝,以后在京城要注意些,莫要被男人欺负了……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

   祝满枝眨了眨大眼睛,嘻嘻一笑:“知道啦,有许公子在,没人敢欺负我。”

   宁清夜心中一急,可有些话终究不好说出来,只能道:

   “无论是谁你都要注意些,江湖人要小心谨慎,且不可轻信与人。”

   “知道知道……”

   祝满枝笑盈盈的点头:“你也要当心,江湖很危险的,要机灵点,别愣头愣脑的直来直去……”

   “……”

   宁清夜无话可说,看了开心果般的祝满枝一眼,其实也有点舍不得。

   江湖虽大,可知心朋友,一辈子又能遇到几个。

   ————

   落日西斜,长安城外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一条笔直官道通向天的尽头。

   两匹快马从城门里跑了出来,腰悬一刀一剑,身穿一黑一白,两个姑娘家在城外的迎君台停下了马匹。

   宁清夜带着帷帽身披雪白狐裘,先是看了看后方的巍峨长安,才抬手抱拳:

   “江湖再会,好好照顾自己。”

   祝满枝坐在狼卫战马上,抬起手来摆了摆:

   “一路平安,我会和许公子一起去找你的。”

   “……,你一个人来就行了。”

   宁清夜吸了口气,本就不善言辞,也没有说太多,轻轻‘驾’了一声,便沿着笔直官道飞驰而去。

   祝满枝坐在马上,看着落日余晖下逐渐远去的一道背影,嘻嘻笑了下。

   自从父母离家出走后,祝满枝便一个人浪荡天涯,左找找右找找,孤身入京进了缉侦司,又混进天字营,虽然最终一无所获,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挺划算的,至少遇到了很多朋友嘛。

   刘猴儿、王大壮、宁清夜、许不令……

   每一个都是知己,可以托付性命的哪种。

   现在,她应该也算个正儿八经的江湖人了。

   看着一人一马消失在天际后,祝满枝才调转马首,朝着长安城行去。

   路上的时候,祝满枝又想起了上次和许不令共乘一马的事儿,然后又想起了昨晚上……

   嗯……以后就是一个人陪着许公子了……

   祝满枝不知为何冒这么个古怪想法,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嘻嘻笑了下。

   快马加鞭来到城门外,正准备掏出狼卫令牌进城,忽然瞧见路边有个道姑缓步行走。

   道姑身着常见的坤道道袍,墨黑色一尘不染,内底是白色的,手上同样持着一把长剑,和宁清夜的那把‘伤春’有点像,不过细看又不太一样。

   江湖人出门在外多半带着帷帽、斗笠,道姑同样带着帷帽看不到长相,不过身段儿着实吓人,腰窄臀宽腿儿笔直丰盈,光看背影竟然带着几分出尘与世的仙气。

   擦肩而过之时,祝满枝本能的留意了一眼,恰巧那道姑听见马蹄声,侧身避让之时抬头瞧了一眼。

   微风吹过帷帽的布帘,布帘下的面容惊鸿一现。

   “!!”

   马匹疾驰而过,眨眼就是十几丈的距离。

   祝满枝回过头看着越来越远的道姑,圆圆的大眼睛里带着几分莫名意味,直至路人遮挡了视线,才转过头来,沉默半天,小声嘀咕了一句:

   “怎么还有比小宁好看的女人……不对,小宁年纪小,等和那女人差不多的年纪,肯定也那么好看……还是不对,凭什么呀……”

   祝满枝大眼睛里满是恼火,摸了摸脸颊,又开始埋怨起自己个儿不高连许不令的狐裘都穿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