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池巨浪滔天。

倒是出乎意料。

两张符箓的合并,竟然能掀起如此威势——

裴灵素神情凝重,在合掌“逼迫”两张符箓合一之后,她皱起眉头,疾声念了一个字:

“退!”

闻言刹那,宁奕左手抓起细雪,右手握住丫头的手掌,两人身子向后掠去。

另外一边,张君令神情阴沉,拎着顾谦的后衣领,像是拎小鸡一样,脚尖轻轻发力。

双方几乎同一时间不分先后的倒射掠出湖心亭。

那两张符箓合拢的光芒在下一刻荡开!

骤烈的风暴席卷,两拨湖水旋转升腾,兜开一座湖心龙卷!

陆圣的剑骨,单单是合拢的威势,便几乎可将十境修行者炸成碎片了。

而更加令人惊叹的是,青灿光芒爆射之后,灼目的光华徐徐消散……这场威力堪比灵山城墙外那场沙龙卷,只是规模袖珍的“符箓风暴”,竟然连湖心亭的一砖一瓦都没有损坏。

清纯校花美女教室里休闲写真活力无限

由此可见,当年那位天清池池主,在自己的“府邸” 下了多大功夫。

就算张君令和宁奕,如今撒开手脚打上一场,应该也无法破坏这座古圣遗迹。

当然。

陆圣留下来的这两张符箓,内里的杀力也没有激发,如今的异象,只不过是因为太久没有合一。

时隔五百年之后的“聚首”,让历尽岁月洗涤的两张符箓重新焕发了光芒。

当青色光芒消散。

悬在湖心亭屋檐下的“合一符箓”,逐渐展露真容。

一张……褶皱的,像是被孩童肆意揉捏过丢进废纸篓的纸团。

“这?”

顾谦有些发懵。

他摸了摸脑袋,万分不解,刚刚那股足以将昆海楼夷为平地的巨大狂暴力量,就来自于……这张废纸团?

关于蜀山陆圣的传闻,他是有所了解的。

毕竟是当年与年轻太宗齐名的天骄人物。

素传陆圣修道境界和阵法造诣极高,离开蜀山之时两袖空空,什么也没留下。

莫非,这就是那位山主给后人留下来的“宝物”?

张君令则是握着青伞,神情复杂。

她感受到了手中的这把青伞,与那把誉满天下的“细雪”之间的距离……在失去了原主剑骨的支持之后,这把青伞便不再锋锐,只能算作凡品。

这把“伞”,浑身上下,唯一宝贵的部件,就是那张符箓。

张君令是一个很聪明,而且很有原则的人。

她已经猜到了,这张符箓剑骨被老师送到了自己手上……而真正完整的剑形,剑身,很久之前被那位名叫陆圣的山主分开了。

若是两者重逢,那么一柄不输细雪的神剑,便会问世。

的确如此。

在北境将军府出发之前,楚绡已经把“红烛”交给了丫头,凑成了圆满的细雪红烛,只不过那把红烛剑身被丫头寄放在自己的洞天之内,从不拿出。

所以张君令并不知道,紫山的那把红烛……正是收纳符箓的完整剑形,如今就在丫头手上。

但她仍然声音极轻的叹了口气。

在短暂的时间内,她已经做出了一个选择——

身为蜀山山主的陆圣留下了这张符箓,那么这件物事,理所应当是蜀山的。

正好蜀山的传人就在眼前。

这张符箓……她不会再要。

……

……

“呼——”

“呼——”

风声消弭。

空中的光芒徐徐湮灭,消散。

微弱的湖风缭绕在那团铺展不开的符箓之上,一团模糊的影像在湖心亭之中缓慢展开……那位五百年不曾现世的蜀山祖师爷,在光线与风气的拉扯之中,先是展露一角衣袖,然后便是整具身躯浮现,只可惜周身缭绕云雾,真实的面容都被淡淡的雾气遮掩,看不真切。

是陆圣!

宁奕眼神一凝。

即便面容模糊,但也能窥探到本尊的几分风采……刻录符箓留下这道影像的陆圣,看起来很年轻。

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模样。

青袍纹绣雏龙,年轻陆圣的衣袖浮现金灿丝线,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纹路,自然构造天地大道,带着无形的威压,在云雾呼吸间显现。

离开蜀山之时,陆圣的修行境界,气血,年龄,都在人生的最巅峰。

他下山之后,销声人间,唯独留下了两张符箓……而之所以分开两张符箓,就是为了不让世人看到这一幕。

或者说,不让“无关之人”看到这一幕。

陆圣不仅仅是一个大阵法师,也是一个卦算推演的天才。

或许他已经算到了什么。

这团影像,早在五百年前就被拟好,而此刻浮现身影的山主,在周遭空间一阵震颤之后恢复稳定,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缓慢扭转头颅,望向湖心亭外的某个方向。

三个人的目光,随着亭中山主的目光一同挪移。

最终抛向了同一个方向。

神情有些惘然的,握着雪白纸伞的年轻人。

宁奕心头大震。

他错愕的望着湖心亭,雾气拨散后。

宁奕看到了一双穿透云雾的,金灿双眸!

陆圣山主,隔着五百年的岁月,望向了自己!

……

……

在山主投以目光的那一刻——

一道穿透神魂的声音,断断续续,在宁奕的神海上方响起。

“砸剑……棺木……找到那枚……黑匣子……”

“就能找到后山……永生的秘密……”

这道声音,语气十分稳定,想来当初说了很多,只不过岁月太久,有所损坏,好在关键的信息仍然保留。

宁奕转了转头,环顾一圈,发现其他几个人神情都是一片愕然,并没有听见神魂声音的反应。

陆圣的话,只对自己一个人说?

宁奕内心顿时掀起万丈波澜,但面容还是保持镇定,双手握拢细雪,保持杵剑而立的姿态,立于天清池虚空之上,八风不动。

丫头也好,张君令也好,都没有发现异样。

她们并不知道……陆圣以符箓之术,对五百年后的“启封者”留下了这么一个提示。

砸剑,棺木,黑匣子?

深吸一口气,宁奕在极短的时间内剖析这句话的信息。

他当然知道“砸剑”。

这是徐藏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在后山领悟出的剑术。

原本以为是绝密,但陆圣也知道的话……难道这就是他刻意留下来的?

至于棺木,宁奕就不知道了。

作为蜀山唯一一个在后山修行过的弟子,宁奕穿过了那片刺破神魂的密林,最终无法越过后山尽头的“奇点”,只能止步于那。

他始终没有见到棺木。

陆圣所说的棺,应该是在“奇点”之后,叶长风老前辈消失的地方……那块棺木里有什么,黑匣子又是什么?这些问题都无从得知,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陆圣山主的消失,绝对不是所谓的“云游四海”。

是去寻找永生之秘了么?

后山的禁制之后,藏着通向不朽的路……这是叶老先生在后山前对自己所说的,叶老先生还说了,若天下有人能参透不朽之秘,那么一定是他了。

一走之后,便再无音讯。

三年之后,宁奕从妖族回归,叶老先生已无法兑现带宁奕走一遍妖族天下的承诺。

这两句话,勾动了宁奕心中的一些伤感。

他当时境界太低,对于“不朽”二字,只是仰望,至于踏入后山猴林尽头的“那片世界”,更是不做念想。

但现在,不同了。

……

……

那位坐在湖心亭棋盘一侧的年轻山主,神情模糊,周身缭绕云雾。

传出那句话后,他缓慢以两根手指做了个“捻”的动作,而令人惊叹的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竟然就这么真的被他“捻”了起来。

一个通过符箓凝造的,虚拟的人形,竟然能够捻起现实中的棋子?

裴丫头抿起嘴唇,看着那张符箓四周流淌的虚无纹路,当世没有人比她更具有阵法天赋,那位山主留下来的两张剑气符箓,相互作用之下,留下来的这道影像,珍贵价值,不属于后山的“小子母阵”。

宁奕注意到,年轻的陆圣,捻起棋子,在空中缓慢划过了一个弧线。

同时,山主的声音再度在神池上响起。

“东三一。”

“北七九。”

“南二四。”

“西五零。”

这是……方位么?是什么意思?

根本来不及思考,轻轻捻着棋子的山主身形,在持棋划过这么一个轨迹之后,便忽然如雾气般破散开来,整具身子倾倒之下被云雾吞没。

“哗啦”一声,举至半空中的棋子,轻而易举的突破雾气阻拦,就此落在棋盘上,发出啪嗒的一声脆响,然后滴溜溜的旋转,最终归于平寂。

这座湖心亭都归于平寂。

四面八方,汹涌平复的水浪。

迸射四方,缓慢熄灭的光辉。

以及那座曾经光耀一个时代的背影。

在做了最后一个无声的提示之后,干净利落的就此消散。

陆圣的一生,正如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足迹一样。

够深,够短,够神秘,却无从寻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那位山主在大隋天下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遗憾的是他在最巅峰的时代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如今世上都流传着陆圣云游四海的传闻。

但现在只有宁奕知道,这位山主的“下山”有着大因果牵连。

与不朽有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Tagged